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里的剑道高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银色子弹
  “你们几个都退下,这里让我来!”柳生宗茂拔出了妖刀,不管奴良组五妖和花开院两人组准备了什么后手,这种级别的对手显然不是他们的后手能够对抗的。

  花开院龙二果断的后退,在自尊心与自知之明之中,花开院龙二永远都会做出聪明的选择,但并不了解柳生宗茂实力的青田坊几妖就不一样了,他们甚至挡在了柳生宗茂的面前。

  “你在说什么呢?这种级别的妖怪可不是你们玩英雄游戏的对象!”首无跳到了柳生宗茂的面前,准备将柳生宗茂带走,离开这里。

  “要上了吗黑?现在,在这里!”青田坊对着黑田坊喊道,它的右手抓着胸前的骷髅项链,似乎只要黑田坊一点头,它就会将之扯下。

  “让开!”

  柳生宗茂没有时间跟青田坊他们解释自己有多强,土蜘蛛已经抬起了她的手指,柳生宗茂完全感觉不到那抬起的手指有什么特别的,但这才可怕,因为他的心中已经警兆大起,这是来自剑士的直觉,可他却完全不明白这危险会如何到来,就像他曾经在浦思青兰的面前,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为什么如何他都会被对手的攻击命中,但他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命中一样。

  熊!

  柳生宗茂的眼中冒出一丝火苗,随即从他所处的位置处,一道道火线开始蔓延开来,如果从天上看去,这火线就像是在画画一样,飞速的在地面之上组成了奇怪的图案。

  土蜘蛛眉头一皱,终于,一股仿佛能将心灵都冻结的寒意从她的手指中散发了出来,那是凝练到难以相信的畏,那股寒意并不是其畏本身的属性,而是生物的本能在告诉他们,这个畏,相当的危险。www.d9cn.org

  咔。

  柳生宗茂的眼睛猛然睁大,他很确定自己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开裂的声音,然而在他的眼中,出现的裂缝的,只有一处。

  那就是土蜘蛛面前的空间。

  找到了。

  柳生宗茂好像听到了有谁在说话,随即,土蜘蛛面前的空间开始大面积的崩毁,坍塌,形成了如黑洞一般的奇点。

  不能让这个奇点成型!

  柳生宗茂不知道这个奇点有什么用处,但他的本能却在告诉他,如果这个奇点成型了,会发生相当恐怖的事情。

  柳生宗茂挥刀一抽,原本已经快要组成法阵的火线立刻缩了回来,而土蜘蛛面前的奇点也像是失去了能量来源,迅速的膨胀成了一颗黑球,随后猛然爆炸,但却没有对周围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是将先前因坍塌而扭曲的空间给修补了回来。

  不是他吗?

  同样的声音,又再度在柳生宗茂的心中响起。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他是谁?

  柳生宗茂不觉得自己有听错,以他这个境界想要听错太难了。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骄阳灵种的力量不能和这个妖怪的畏相互碰撞,不然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很有可能会让那个诡异的奇点成型。

  柳生宗茂收起了骄阳灵种的力量,随着骄阳灵种力量的退去,土蜘蛛的畏失去了压制,一种令所有人心生绝望的大恐怖在其他人和妖的心中蔓延开来。

  “不可能的,这个畏,不可能战胜她的!”

  随着心理受到土蜘蛛畏的冲击,青田坊原本准备扯开自己封印的右手也从骷髅项链上滑落,他浑身颤抖着,就连对抗土蜘蛛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妖怪与妖怪之间的战斗,本质上是属于畏与畏之间的斗争,当一边的畏对另一边形成完全碾压的时候,哪怕青田坊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猛将,也无法提起自己的武器,这是妖怪的特性所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打破畏的压制提起属于自己的刀,只有一种妖怪做得到。

  百鬼夜行之主。

  然而可惜的是,无论是他们奴良组的总大将,还是有着百鬼夜行之主潜力的少主都没有来到这里,因为他们这次会过来帮忙,完全是因为络新妇和首无之间的奸情,哦不是,是福冈县妖怪和他们奴良组的二代目有交情,虽然现在他们的二代目不在了,但他们这些老人还是得过来帮帮忙。

  “所以我不是让你们退下吗?”柳生宗茂趁着这些妖怪失去了战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

  黑田坊和首无面色复杂的看着柳生宗茂,他们两个的战斗风格对比起青田坊来更加的细致,这也代表着他们的观察力更强,他们在土蜘蛛的畏突然爆发时就注意到了,柳生宗茂之前所释放出来的火线完全将土蜘蛛的畏给压制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柳生宗茂撤回了自己的力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柳生宗茂很强。

  不能用灵种的力量吗?

  柳生宗茂有些头疼。

  灵种与剑道,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体系,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法师与战士之间的区别,当然只是柳生宗茂自己这么想的,也许是他在剑道上只是境界高,并没有开发出什么对敌技巧的缘故,所以他一直觉得灵种的威力在剑道之上,再加上霓虹的剑道从未出过准魔神,而灵种如果完全解析就可以成为准魔神,这让柳生宗茂现在相当的依赖灵种的力量,现在突然得用自己的实力去对敌,这让他有些不适应。

  更为重要的是……

  柳生宗茂的剑意依旧处于破损状态。

  这会影响到他挥剑的威力,在这种水平相近的对抗之中,是相当致命的。

  “那么就……”

  柳生宗茂站在了土蜘蛛的面前,看着这个悬浮在空中的女人,他出剑了。

  ……

  “也不是他吗?”

  一处富丽堂皇如果宫殿一般的城堡,有着两个人正在对话,但在月光之下,只能隐约的看到两道黑影,就连两人是男是女都看不真切。

  “不是,一开始我以为找到了,可还是差了些什么,这样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不少了。”

  “说是不少,其实也就一个不是吗?”

  “如果那个侦探没有被毒死的话,或许就是两个了吧。”

  “那么也要将他列为后补吗?”

  “列入吧,这下他就是第二枚……”

  “银色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