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昨天的事……”保时捷356A上,伏特加欲言又止。

  “昨天的事,忘掉。”琴酒的声音很冷,立领遮蔽了他的脸颊,让人看不清他此时此刻的脸色如何。

  “可是我们昨天吃了大亏……”伏特加还是有些不甘心,要知道他在酒厂出道以来,跟随着琴酒,从未尝过败绩,就算是两年前的赤井秀一针对他们的抓捕,最终也是功亏一篑,现在在一个“女人”手上栽了,他眼不下这口气。

  “那家伙是东京剑圣的儿子,BOSS说了,他和那些大人物们享受相同待遇,只要他不插手组织内部的事情,以后都得躲着他。”虽然看不见脸色,但依旧能够听得出来,琴酒语气之中的怨气。

  要知道昨天这事他算是丢了大人,贝尔摩德还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呢,现在却连报仇都没法报,这让他怎么能够舒心?但没办法,顶头上司发话了,而以他琴酒对BOSS的忠心,BOSS决定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违背的。

  “可恶……嗯?等等,那家伙是个男的?”伏特加没想到昨天那人竟然还是个女装大佬,他一直以为是个女人。

  “……闭嘴,伏特加。”

  琴酒胸中的闷气更重了,败给了一个变态,这让他彻底的无法释怀。

  “是,大哥。”

  东京警视厅。

  从警视厅录完口供走出来,户守宗茂又一次觉得自己变成了咸鱼。

  他发现自己除了练剑真的找不到事情做,在九州的时候是在练剑,现在来东京了,依旧是在练剑,练剑之外的娱乐,他一点都找不到。

  酒厂的动作很快,户守宗茂凌晨就注意到了有人在窥视柳生家,但出于对柳生剑圣的忌惮,窥视的人在柳生剑圣刚刚有了动作时就远退而走,估计不会再出现了。

  剑圣的威慑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哎,说是要出去浪,但我这条咸鱼除了原地扑腾两下,还能做什么呢。”

  在警视厅门口来回走动,户守宗茂很是苦恼。

  “嗯?户守君,你在做什么?”

  户守宗茂见到白鸟警官面色犹豫的走了上来,眼眸之中藏着深深的不情愿。

  “无聊,在想接下来要做什么。”户守宗茂很诚实。

  “嗯……是这样吗……”白鸟警官沉默了下来。

  其实他很不想和户守宗茂说话,因为他知道户守宗茂是个男人,但户守宗茂却是一副女装打扮,并且时时刻刻都在用女声说话,并且如果只是女装的话,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要打扮成佐藤警官的样子!而且用佐藤警官的声音!www.d9cn.org

  白鸟警官很想这么对着户守宗茂咆哮,并且他相信警视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男性同胞们都是这么想的,就连门口停车场的看门老大爷也不例外,他曾亲眼见过当老大爷得知真相时当场心肌梗塞,抢救了好久才抢救回来,现在只要户守宗茂出现,他必定消失。

  如果户守宗茂不是柳生剑圣的儿子,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咆哮出来,可惜,他没办法。

  他只能够尽量躲着户守宗茂,可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躲开,就像现在,他是被警视厅众多男性集体推出来将户守宗茂打发走的,只因他是佐藤美和子防线的最高负责人。

  “无聊的话……高木!”白鸟警官在想怎么将户守宗茂打发走,听到他说自己无聊,白鸟警官忽然眼前一亮,将高木叫了出来。

  “嗯?白鸟警部,你叫我?”

  此时正在整理文件的高木涉听到白鸟任三郎叫他,立马放下手中的文件,跑了出来。

  “今天一天,你好好保护户守君,他是重要的证人,不能有失,顺便带他在这附近好好逛逛吧。”白鸟任三郎说话时脸上很严肃,但眼睛之中却带着笑意。

  警视厅的确在商量着保护户守宗茂,因为户守宗茂牵扯到一条人命,并且是重要证人,最关键的是犯人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抓到,所以为了保护证人的安全,警视厅应该分出警力去保护户守宗茂,但在保护的人选上,警视厅内部却产生了分歧。

  户守宗茂是剑圣的儿子,虽然他们并没有见过户守宗茂出手,但既然他能够打晕一个暴徒并且逃脱,那么户守宗茂必定有着一定的实力,所以要保护他的话,就必须让一位武艺高强的人去保护他才行,但问题在于,虽然警视厅的男性们很不想承认,但目前警视厅警部以下的人里面,最能打的那个人,叫做佐藤美和子。

  这让佐藤美和子防线的那群人怎么可能答应?

  也不知道佐藤美和子是怎么想的,她和这个COS自己的冒牌货,竟然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根据可靠消息,有人甚至听见了户守宗茂在大庭广众之下叫美和子姐姐,而佐藤美和子甚至将户守宗茂当成了弟弟。

  士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佐藤美和子防线坚决抵制户守宗茂与佐藤美和子有任何的接触。

  于是本应该很快定下来的人选,一直扯皮到现在还没有着落。

  可现在,白鸟任三郎想到了一个妙计。

  要说在警视厅内部,有哪位仁兄不排斥户守宗茂,那么估计也只有老实人高木涉了。

  高木涉和户守宗茂可是有着交情的,当时的高木涉刚刚调入搜查三系,第一次接触命案现场,很是不适应,以至于根本没有阻止户守宗茂检查清水惠的“尸体”,还因此被冒牌的目暮警官给骂了一顿,但那个目暮警官是假的,也因此高木涉竟然被赞扬是临危不乱,还被警视厅内部升职成了巡查部长,也让高木涉对户守宗茂充满了感激,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在这种情况下,强行让高木涉去保护户守宗茂,将保护户守宗茂的人选给确定下来,既可以让户守宗茂离去,又可以让佐藤美和子免于接近“害虫”,简直是一举两得,不能更妙。

  白鸟任三郎简直要被自己的智慧给折服了。

  “是。”高木涉敬礼道。

  他还有事情没做完,但既然领导下了任务,他也只能去完成。

  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白鸟任三郎虽然不是他的直属上司,却也是一名警部呢。

  户守宗茂见状,也没有说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白鸟任三郎目的不纯,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有人能带自己去逛逛,户守宗茂也是求之不得,自然不会阻止。

  可户守宗茂不阻止,不代表别人不阻止,就在户守宗茂和高木涉准备离去之时,一道清脆而又干练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慢着,白鸟警部,我也要去。”

  在警视厅一群男性悲愤的眼光中,佐藤美和子踏出了警视厅的大门。

  “美……美和子桑。”白鸟任三郎明明是警视厅的精英,前途一片光明的警视厅未来之星,此时此刻却是有些结巴。

  户守宗茂瞟了白鸟任三郎一眼,他一眼就看出来白鸟警官这怂货之所以会叫佐藤美和子美和子桑,是因为他想要和佐藤美和子拉近关系叫美和子,但叫到一半却又不好意思,又因为已经叫出声了不好改口,所以就变成了美和子桑这种称呼。

  “上面已经同意了,我来保护宗茂君。”

  听到佐藤警官的称呼,白鸟任三郎顿时无比的嫉妒,他也多么想要佐藤警官这么叫自己,在嫉妒至于,他同时狠狠的看了一眼身后那群没用的咸鱼。

  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刚离开一分多钟,这群人就败退了,简直难以想象!

  警视厅的咸鱼们尴尬的移开了眼睛。

  “可是,我已经让高木带他去逛一逛了。”

  白鸟任三郎最后还想要挣扎一下。

  “那就让高木也一起去吧。”

  佐藤美和子,做事情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

  “……”白鸟任三郎沉默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有高木那个二货在,至少不算是美和子跟那个变态的独处。’

  白鸟任三郎自我安慰的想着。

  嘀嘀。

  户守宗茂和高木坐上了佐藤警官的车。

  白鸟任三郎嫉妒。

  他认识佐藤美和子那么久,还没坐过她的车呢。

  ‘为什么呢,明明是我先的,但不仅是户守宗茂那家伙,就连高木也……’

  眼看着户守宗茂他们离去,警视厅里的群狼们忍不住了,纷纷跳出来指责白鸟任三郎。

  “白鸟警部,为什么你会让美和子酱和他们一起走啊!”

  “就是就是,看错你了,白鸟警部。”

  白鸟任三郎扫了一眼这群咸鱼,阴着脸说道:“不要着急,虽然他们走了,但我们可以启动B计划!”

  “B计划?”群狼不解。

  “那当然是,跟踪啊!佐藤美和子防线出动!务必要从变态和高木的手中,保护好佐藤警官!”白鸟任三郎振臂高呼。

  “哦!哦!”

  这一天,东京警视厅的男性近乎全体出动,让东京的的犯罪者们都是吓了一跳,就连酒厂都调查了一下警视厅这么大动作的原因是什么,结果收到的答案却是让他们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