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一遇慕少爱终身 > 第1520章如意卷:背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站 0zw,最快更新一遇慕少爱终身最新章节!

    第1520章如意卷:背叛

    搬到新家,还有不少的东西要归置,容子澈看着佣人收拾东西,让温如意和月儿去卧房休息。从上午一直收拾到晚上,差不多才收拾好,佣人也都累了,容子澈没让他们再准备晚餐,而是点了一些外卖,凑合了一餐。

    用过晚餐,温如意和月儿坐在窗户前,看外面的夜景,容子澈去书房工作,没多会儿佣人走进来说:“先生,外面有位周先生说有要事要找您。”

    “请他进来。”

    “是。”

    佣人毕恭毕敬退下去,没多会儿领着周文达进了书房。

    “你先下去吧。”

    容子澈吩咐佣人出去,随手锁上了门,“这么晚过来,是洛琛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吩咐吗?”

    “少爷吩咐我过来,给容少送一些资料。”周文达从怀里掏出一沓密封的资料,递到了容子澈眼前。

    容子澈接过,拆开了外面的牛皮纸,翻看了下资料,知道是之前自己拜托洛琛调查的有关杜筱染前夫的事情,便放了回去,对周文达说:“你帮我跟洛琛说一声谢谢。”

    “是。”

    周文达颔首告辞。

    容子澈等他出去后,把资料拿出来,仔细的翻阅了下,不由得挑了挑眉。

    他看杜筱染的手段,已经猜测到她前夫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可没想到他前夫另一个身份是m国第二大黑帮的头目——姚万三。这人明面上只是一个饭馆的普通老板,可实则控制着在m国黑势力将近四分之一的数量!而且,根据洛琛给他的资料看,这姚万三相当心狠手辣,不止做毒品、军火的生意,还私自进行跨国贩卖人口的买卖。

    警方多次想抓捕这个人,都被他狡辩逃罪。

    除此之外,姚万三非常的花心,现在五十多岁了,却已经有过六个老婆。杜筱染就是他第五个老婆,两人结婚了一年,姚万三对杜筱染相当的宠爱。后来,他看上了自己的干女儿,这才跟杜筱染离了婚,不过他也没亏待杜筱染,所有杜筱染提出的要求,他都满足了。这么多年来,姚万三一直和现在的妻子在一起,而杜筱染自从跟他离婚之后,就回到了中国,开始做自己的买卖。

    ……

    再三的翻看了资料,容子澈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姚万三身上。杜筱染的变化和姚万三脱不了关系,但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没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杜筱染那么竭尽全力要把月儿要回去?

    杜筱染才28岁,凭她的美貌和现在的身价,完全可以再嫁,生个孩子。从资料看,杜筱染身边不乏优秀的在追求者,并且,她最近也和其中一位走的很近。明明都过的好好的了,为什么忽然执意想要月儿呢?

    容子澈想不通,于是逐字逐句的盯着那些资料看,想要从其中找到突破口。

    夜色渐渐的深了下来,挂在墙上的时钟,铛铛铛敲响了十一下,温如意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没听到里面有人回应,她推开了门。

    看到容子澈拧眉在研究文件,她走上前,问:“还没看完呀?”

    乍听到她的声音,容子澈手上的笔失手滑了一下,在资料上戳出一截黑色的痕迹,他看了一眼,抬眸望向温如意,“你怎么还没休息,不是不让你等着我吗?”

    “我刚洗完澡。”温如意绕过桌子,站到他身后,问:“看什么呢?那么出神?”

    容子澈捂住了资料说,“一些政府机密,可不能给你看。”

    温如意哼了声,道:“你给我看,我还不想看呢,赶紧把这些丢下,去洗澡睡觉了。”

    “好,你先回去,我这就到。”

    容子澈拉下她的手,趁机亲吻了下。

    温如意推了他一把,“别没个正形。”

    “我们都要结婚了,怎么就不正经了?”容子澈打趣,温如意自问脸皮没他厚,所以不再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书房。

    容子澈把资料整理了下,起身准备离开时,目光落在方才划到的地方,不由得顿了一下。

    ——姚万三有家族遗传胰腺病,最近住在医院里,近期内会做手术,正通过黑市,高价悬赏适配的胰脏。

    脑海里倏的闪过一个念头,他的脸色微微的发沉,这姚万三有胰腺病,是不是也要找血缘关系亲近的人换器官?

    随即觉得自己真是入魔了,什么想法都能想出来。月儿是杜筱染和第一任丈夫的孩子,怎么会轮的上月儿呢?退一万步说,即便月儿是要姚万三的孩子,那这个女儿也是杜筱染的,她不差钱,何必为了救一个前夫,来牺牲自己的女儿?

    容子澈思索了一番,越发觉得自己涌出来的念头莫名其妙,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他将资料放进了抽屉里并锁上。

    转身出了书房,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

    眼看着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却找不出丝毫的头绪,连容子澈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杜筱染或许是真的被男人伤透了心,才会想着把女儿要回去,好好的过日子。

    可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他不能放弃争夺自己女儿抚养权的事情。

    而就在他焦头烂额时,容父频频的找上了门,他也不提容母的事情,就是过来看看温如意和月儿,偶尔还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容子澈起初都是沉着一张脸,后面看到父亲不再胡搅蛮缠,渐渐的也露出了几分笑脸。

    这天——

    容父早早的赶到了公寓,容子澈赶着去上班,温如意要回医院复诊,接送月儿的事情,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佣人手上,容父自然而然提出道:“我送月儿去上学吧,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

    以前他忙起来,也都是父母帮忙接送孩子,容子澈不疑有他,说:“好。”

    容月儿格外的开心,飞扑到容父跟前,说:“爷爷,我们走咯!”

    容父眼底浮现了一丝的纠结但很快湮灭,牵着容月儿的手,走上了车。

    车子不断的往前开,容父的手心渐渐的出了手汗,紧张的连月儿叫他的名字,都没有听到,直到月儿起身,双手捧住他的脸说:“爷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容父对上她关切的眼睛,磕磕绊绊的问:“月儿,你喜欢爷爷和奶奶吗?”

    “嗯!当然喜欢了!”

    容月儿点头。

    “那你愿意为了奶奶,做出小小的牺牲吗?”

    “什么是牺牲?”

    容月儿不明白。

    容父解释,“就是受点小委屈。”

    容月儿趴在座位上,手支撑着下巴,微微的点了点头,“愿意。只要爷爷奶奶开心,月儿什么都愿意做。”

    容父听了,眼里闪烁出泪光,心里暗暗地说了声对不起。真的不是他不喜欢月儿,想要放弃这个孩子,实在是……人家亲生母亲都找上门了,这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归还给人家,既然是一定的结果,那能借着这件事,让妻子和子澈和好关系,也是件好事吧。

    容月儿看了眼车窗外,说:“爷爷,这不是去学校的路吧?”

    “不是,咱们今天先不去上学,去游乐园玩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可是……”容月儿抠了抠手说,“爸爸说,每天必须乖乖上学。”

    容父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没关系,我们一天不去上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爷爷会帮你瞒着爸爸的,咱们谁都不说,爸爸不就不知道了吗?”

    到底是小孩子的心性,天生喜欢玩,而且提出这个建议的人,还是她最亲近的爷爷,容月儿压下心头的小小不安,伸出小指头,“那拉钩,咱们说好了,谁都不许告诉爸爸。”

    “好,我们拉钩。”

    两人拉了钩,司机把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看到外面的场地,容父知道已经到了,开口说:“好了,已经到地方了,赶紧下车吧。”

    容月儿看到外面是儿童游乐园,开心的打开车门跑下去。

    可还没跑多远,视野里忽然闯入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看到那人,脚步不由得一顿,随即小脸绷起来,转身就要跑。

    杜筱染伸手拉住了容月儿,“囡囡,是妈妈呀,对不起,妈妈上次吓到了你,这次不会了……”

    “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是温如意!你放开我!爷爷,救我!”

    容月儿拼命的挣扎尖叫。

    杜筱染加大了力道,把她困在了怀里。

    容父后脚跟过来,看到这一幕,心疼的不行,“你慢慢来,别伤到了月儿。”

    杜筱染稍微松了下手,可没想到,月儿是个鬼精灵,竟然瞅准了这空子,一弯腰从她的手里逃了出去。

    跑到了容父跟前,容月儿说,“爷爷,她是坏人,我们赶紧回家!”

    容父看了眼泪眼汪汪的容月儿,又看了眼旁边手无足措的杜筱染,狠了心,把月儿推出去,说:“月儿,这才是你妈妈,你好好的跟她相处,别伤了她的心。”

    “爷爷……”

    容月儿疑惑不解的往着他,一脸的伤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