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一遇慕少爱终身 > 第1086章 把话说清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站 0zw,最快更新一遇慕少爱终身最新章节!

    第1086章   把话说清楚

    裳于悦赌气走出裳于悦的房间一段距离后,回头看了眼,见既没姐姐出来,也没有佣人叫住自己,眼里忍不住流露出狠辣。

    不就是看不起她吗?

    说的那么好听,什么为了她好,不过是怕她嫁进王家,裳于家的人就不会全心全意支持她裳于云一个人罢了!

    真以为没了她裳于云的帮助,她就嫁不了王东擎?

    哼!

    且给她等着,以后她定把所有看不起她的人,统统踩在脚底下!

    裳于悦心里想着事情,没看到前面走过来人,直直的撞进了那人的怀里。

    “哎呦~”脑袋被狠狠地撞了下,裳于悦捂着疼痛的脑袋,有些气恼的看着来人。

    张嘴想骂人的,可在看清楚和自己撞在一起的是王毅山。裳于悦立刻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姐夫,你怎么走的这么匆忙?是有什么急事吗?”

    王毅山看着眼前双眼红肿却依然乖巧的裳于悦,怎么也没办法,把她跟老爷子口中,无耻勾引东擎的浪荡女人联系在一起。

    他一直不说话,只拿眼睛盯着裳于悦。

    裳于悦顿时有些发毛:“姐夫?”

    王毅山回过神来,缓和了声音道:“阿悦,你今天是不是去找东擎了?”

    裳于悦一听这话,就明白,自己勾引王东擎的事情暴露了,心思快速的转动,像往常一样装可怜道:“姐夫,我是去找东擎哥了,可是他……他……”

    期期艾艾了好半晌,裳于悦好不容易挤出两滴眼泪:“可是他对我动手动脚……我说我会告诉姐夫,让他别那样,他不听,幸好当时有佣人进来,我才免遭……”

    裳于悦咬了咬下唇,抬眸楚楚可怜的望着王毅山,“姐夫,我愿想着,都是一家人,不用说出来闹得大家都难堪。可现在看来,我肯息事宁人有些人不肯,他是不是跟你说了,我勾引他?”

    王毅山原本责怪裳于悦,可听她这么说,又觉得自己错怪了她。

    这世上,哪个男人不好色?

    东擎除了国外那个情妇,就没有其他的女人了。

    这次他回来,身边也没带什么女人,憋久了,难免对身边的女人有想法,他如果对阿悦下手,没有得逞,反咬一口也不是没可能。

    王毅山眼睛上下扫了一眼裳于悦,发现印象里的小女孩,已经长得玲珑有致,该凸的地方凸起来,该翘的地方也都翘了起来。这样鲜嫩的女人,他看了都有些把持不住,更何况是东擎?

    王毅山的喉咙有些发紧。

    随即,觉得自己有些禽兽。

    这是自己的小姨子,不该起邪恶的念头。

    王毅山假装喉咙不适,轻咳了两声,说:“东擎是跟老爷子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我已经跟老爷子说了,他不会再责怪你。不过,东擎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远一些,他再对你动手动脚,就告诉我。我替你出头,不要遮遮掩掩的,反倒让别人倒打一耙。”

    裳于悦闻言,心里顿时松了口气,面上感激的说:“谢谢姐夫,我就知道姐夫你最好了!”

    她说话的时候,因为激动胸口起伏颇大。

    “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王毅山不敢再多看一些,垂下眼帘,说:“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

    裳于悦点点头,继续往前没几步身影便隐没在了花丛里。

    王毅山却是站在原地,眼前浮现裳于悦那玲珑有致的曲线,身体忍不住发热。

    甩了甩脑袋,王毅山把脑海里的那些念头甩去。

    回到房间里,王毅山注意到裳于云有些不高兴,问她怎么了?

    裳于云道,没事。

    王毅山顿了顿,也没把裳于悦勾引王东擎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他现在认定了,是自己的侄子,想染指裳于悦没成功,反咬一口。这件事本来就是裳于悦受委屈了,再说出来,不过是让裳于云心里难受,而裳于悦更加难堪罢了。

    两夫妻各有心事,谁也没察觉到谁的异样。

    当夜,王毅山勇猛的来了三次。

    裳于云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问:“毅山,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平常他都是潦草结束,裳于云对这一点最不满意,可年过五十的人,体力下降也正常,她也不能埋怨什么。

    王毅山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心头不由得有些烦躁,抱紧了裳于云,说:“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我累了,睡吧。”

    裳于云也实在累到极点,缓缓地闭上眼睛,陷入梦里。

    *******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沈家这边宴会结束,沈老爷子、沈老太太就把沈瑶叫过去,好好安慰了一番。

    沈瑶知道男佣人的事情,已经被平息了,心稍稍的放了一些。

    忙碌了一整天,人早疲惫到了极点。

    沈瑶很快跟沈家二老告辞,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待沈瑶走后,沈老太太抬眸看向旁边站着的佣人,道:“去看看洛琛睡着没,没有睡着,请他过来。睡着了,就不用打扰他了。”

    佣人福了福身,走了出去。

    而卧室里,叶简汐和慕洛琛正准备休息,沈老太太身边的老佣人便走了过来,说是沈老太太有事商量,请他过去。

    慕洛琛知道老太太找自己过去,八成是为了询问孩子的事情,便道:“嗯,我稍后就过去。”

    佣人闻言,退出了卧室。

    慕洛琛回头对上叶简汐担忧的眸光,说:“我去跟沈奶奶说清楚,你先休息。”

    叶简汐心里担忧,但也帮不上什么忙,点了点头,说:“你好好跟老太太说,别让她误会了慕家。”

    “嗯,我知道。”

    慕洛琛轻声说了声,转身离开了卧室。

    叶简汐目送他离开,深深的叹息了声,天宝、天佑的事情曝光出来,只怕沈家会觉得他们住在沈家,是给沈家惹麻烦上身,由此破坏沈、慕两家的关系。

    沈家都知道了,慕家那边也瞒不了多久。

    但愿在事情传到a市之前,他们能把天佑、天宝带回来。

    ******

    慕洛琛跟着佣人,到了沈家二老的房间。刚踏入房间,沈老太太客气的请他坐下,然后让佣人斟茶。

    慕洛琛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沈奶奶,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客套的话就不必说了,沈奶奶想问什么话,直接问,洛琛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老太太挥了挥手,让佣人退下去,神色肃然道:“既然洛琛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直接问了。那王家的那孩子跟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东擎的孩子叫叶简汐妈咪,是个人都会觉得,那孩子是叶简汐和王东擎生的,这相当于给慕洛琛带了绿帽子。

    可老太太看的出来,慕洛琛没有半分不悦。

    这不符合常理。

    若叶简汐不是王东擎跟简汐的孩子,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老太太怎么想,都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知道一点,洛琛和简汐来帝都,不单单是为了瑶瑶的成人礼。

    只怕他们此行是为了王东擎怀里的孩子。

    思前想后,沈老太太最终还是决定把事情都挑明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慕洛琛不再隐瞒,坦然道:“王东擎的孩子,是我跟简汐领养的。三年半前,天佑生下来的时候,曾经被人掉包。当时代替天佑的孩子就是天宝。后来天佑找回来,因为不知道天宝的生父和生母,简汐便决定把他留在身边,当自己的孩子养。是以,身边的人都以为天佑、天宝是一对双胞胎。”

    “大概在一个月之前,王家忽然一声不吭的派人,把天佑、天宝掳走。并对外宣称,天宝是王东擎的私生子,要趁着王老爷子的生辰,让天宝认祖归宗。”

    三言两语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慕洛琛平静的看着沈家二老。

    沈老太太和沈老爷子均是惊讶了一番,他们还真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而惊讶之后,更多的是对王家的不满。

    当初孩子又不是简汐和洛琛偷走的,是别人偷到慕家,简汐和洛琛帮王家养儿子,养了整整四年时间。不说一声谢谢,总要知会一声吧?

    一声不吭的把自家孩子带走也就算了,怎么连天佑都带走?

    慕洛琛顿了下,又继续说:“沈奶奶,沈爷爷,我跟简汐来帝都,主要是为了这件事。你们若是觉得我们麻烦了沈家,我跟简汐可以尽快搬出去住。”

    沈老太太沉下脸,说:“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老太婆是为了这种事,就把自家人赶出去的人吗?”

    慕洛琛:“当然不是,不过我不想麻烦沈奶奶罢了。”

    “我们不觉得麻烦,你真的为我们着想,以后这话都不要再说。”沈老太太表明了态度,话锋一转,“那王家把孩子带走,就没跟你们说一声?”

    “没有,是从幼儿园直接掳走的。”

    “这王家也太不像话了!”沈老爷子早就憋不住,气的拍了拍桌子,“你怎么不早把这件事说出来?咱们两家一起,跟他王家讨要孩子,他们还能不给?不给,就把这件事闹大,让所有人评评理。”

    慕洛琛声平气和的说:“沈爷爷,我跟简汐就是怕麻烦你们,才没把这件事说明。天宝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我已经在想办法,争取在不和王家伤和气的情况下,把孩子要回来。”

    “王家都这样了……”

    沈老爷子气冲冲的想说话,却被沈老太太一记眼神阻止了。

    “洛琛说的对,王家家大业大,跟他们硬拼,固然有获胜的可能,但免不了要两败俱伤。我们还是想法子,智取为好。”

    沈老太太盯着怒气冲冲的沈老爷子,禁止他说话。

    沈老爷子不解,为什么自家老婆子不让自己说话,但这么多年来,他知道老婆子比自己考虑周到,所以总有不满,还是沉默了下来。

    沈老太太见他老实下来,这才看向慕洛琛,说:“洛琛,咱们两家人向来是同气连枝,你要是想着法子救两个孩子,就跟我老婆子说,我们沈家一定鼎力相助。”

    “多谢沈奶奶。”

    慕洛琛听出沈老太太不愿意多搀和天宝的事情,面上没有半分不悦。

    沈老太太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道:“好了,我们要知道的也就这么点事情,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具体的事情,咱们改日再说。”

    慕洛琛起身告辞。

    ******

    待慕洛琛走之后,沈老爷子梗着脖子,不解的问:“你刚才怎么不让我说下去?他们王家欺人太甚,平白无故的夺走别人的孩子,还陷害我们家瑶瑶。我们联合慕家,哪怕不能扳倒王家,也能给王家一个教训,让她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好欺负的!”

    老婆子刚才说的那番话看似有情有义,可实际上相当于什么都没承诺。

    她要慕洛琛开口,但以慕洛琛的性子,能开口早就开口了。

    又何必等以后?

    沈老爷子最了解自家老婆子,所以听出来,她根本没搀和进慕、王两家事情的意思。

    沈老太太白了他一眼,说:“那王家树大根深,你真以为是那么轻易教训的?和慕家联手,固然能增加一些筹码,但也会惹祸上身。老头子,不和慕家联手,我们只需要对付裳于家两姐妹。若是联手了,那我们面对的不只是裳于家两姐妹,还有王东擎,以及他背后的王老爷子。”

    “我们沈家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不能为了慕家,就一步踏错,毁了那么多人辛辛苦苦建起来的根基。”

    沈老爷子看的没错,沈老太太其实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搀和进王、慕两家的斗争。

    因为王家的实力太弱。

    强行出头,不过是给别人当炮灰。所以,这次她会把沈家摘清。

    至于慕家那边,觉得她无情也好,冷酷也罢。

    她都一概收下。

    当初她嫁入沈家大房,家里财政入不敷出,老头子的官职又是清水官职,不止没权也没油水。整整六十年,她兢兢业业就是为了扩大沈家。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去,她有什么不能忍的?

    在她看来,王家在孩子的事情上,的确过分,但慕家也不是没办法对付。

    只要没到万不得已,沈家不会出手相助。

    沈老太太把利弊全都分析了一遍,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过,她没指望着老头子理解自己,老头子向来莽撞,做事情不知道考虑周详,若是他能有慕洛琛一半的聪明,她这六十年也能少吃不少苦头。

    而远在a市的嘉芝,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能比自家老头子,更能体谅自己。

    沈老太太心累,长长的叹息了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