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五百零四章 民心民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金陵书院中的名家子弟在袁术的支持下所办的江东日报上立刻刊载了公孙瓒欲称帝的消息,并昭告江东。在袁术的暗中授意之下,撰稿人并没有以一个心向汉室之人的身份解说这件事,而是极为客观的将公孙瓒称帝的前因后果以及大汉的情况进行了分析。

    民心的重要性袁术最清楚不过了,以前都是世家豪绅裹挟民意,不识大字、不明事理的百姓哪里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因而世家大族能够轻易地操控当地民心,颠倒黑白。但是有了印刷术,报纸这项利器随之出现,袁术想要掌控民心就简单多了。

    每天多印刷一些报纸,对整个江东全覆盖式的宣传,按照袁术的意思掺杂一些私活,百姓的观念就慢慢在潜移默化之间被改变,几年过去就变得根深蒂固。至于很多百姓不识字的问题,随便雇一些士子在大众场合朗读不就好了?官职名声都掌握在袁术手中,随便勾勾手就有无数士子愿意为袁术打工。

    巧妙地利用自己拥有的权利就可以四两拨千斤,袁术深喑这个道理。袁术现在拥有的太多了,官职、钱粮、军队、教育,整个南方的命脉都完全掌握在其手中。可以说,就是现在麾下的世家全反了,袁术都能镇得住。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个时代的士子能有几个像圣人一样?即使视金钱如粪土,但面对权力和名声,谁又能不动心呢?他们所求的财富、权力和名声,皆掌控在袁术手中,稍使手段这些人就会心甘情愿的被袁术驱使。

    公孙瓒称帝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袁术麾下的所有地盘,江东世家之人纷纷关注着百姓们的反应。但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袁术麾下的百姓对此并无多少愤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漠视,只有少部分人表示愤慨,但这部分人中居然大半是在愤慨袁术不称帝公孙瓒有何资格称帝,希望袁术称帝。

    通过麾下的情报人员,袁术得到了一份比世家们更加详细民意调查,结果令袁术非常的满意。

    “不枉我大力支持名家办报,果然卓有成效!”袁术放下手中的情报,洋洋得意的自得道。

    “众口铄金、潜移默化,主公所言之话语权和洗脑果然恐怖。”一向深谋远虑、喜怒不形于色的贾诩都忍不住的惊叹道。

    “那是自然!”袁术笑着说道。经历过后世那个信息爆炸时代的袁术可是深深体会过话语权的重要,花钱雇佣水军洗地,就是黑的都可能说成白的。而且相对于后世的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平民百姓的认知来源少得可怜,袁术这报纸一出根本就是所向披靡,基本完全控制了民众的口风。

    “民心归附,将士忠勇,士子归心,吾有何可惧?”袁术自信道。金陵书院就如同后世的黄埔军校,从不间断的政治课洗脑之下,袁术不说能保证书院的士子全部忠诚于己,但至少也能保证九成以上的士子对他的忠诚强于对大汉的忠诚。而金陵书院的精英有多少?经过数年的针对性培养,一县之才不下千人,就是江东世家现在集体造反,袁术都不在乎,甚至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

    “对了,听说蔡邕找刘虞去了?”袁术忽然问道。

    “没错。”贾诩点头道,随后将二者交谈的情报详细道来。金陵书院可是袁术最为关心的地方之一,贾诩早就在那里安排了大量的耳目,就连士子之中都有不少死忠作为探子。

    “蔡伯喈至今还没有放弃吗?”袁术沉声道。

    “这一辈的士人面临乱世到来思想还容易改变,可像蔡邕这些老一辈的,对于汉室的忠诚根深蒂固,虽然由于乱世被冲淡,但还是无法根除的。”贾诩轻声道。

    “所以才需要公孙瓒称帝这一猛药。”袁术难得的语气阴狠道:“只有将汉室最后的遮羞布扯掉,才能逼这些人面对**裸的现实。大汉没救了!”

    ......

    荆州,鹿门书院。与袁术大力支持的金陵书院相比,鹿门书院虽然也得袁术支持,但规模却相对较小。不过司马徽和庞德公人脉深远,鹿门书院学生虽少,但论起其中精英却是不输于金陵书院。

    鹿门书院建在山下,学生们并不像金陵书院一般全部统一居住于宿舍之内,其中的精英在司马徽的照顾之下各自搭建茅屋竹屋居于山腰之处。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尽情的洒在山腰处背阳的一座被竹林包围的竹屋之内。橙红色光芒笼罩之下的竹屋在周围幽静的竹林映衬之下熠熠生辉,显得甚是梦幻。

    竹屋之内,一个面若冠玉、身长八尺的青年正意志消沉的躺在床榻之上,双目迷离无神,右手拿着一壶酒不断地向着口中咕嘟咕嘟的灌着,任由酒水从嘴角滑落到洁白的上衣之上而不理会。窗外的夕阳光洒落到青年的脸庞,那平日沉着自信的面容显得如此憔悴。

    “咯吱!”

    一声推门声响起,一个样貌丑陋、黑面短髯的矮小青年缓缓走了进来,看着床榻之上神色颓然的青年,眼中满是同情和担忧,轻叹了口气道:“孔明,不要再喝了。”

    诸葛亮仿若没听见一般,目光迷离的看着窗外的夕阳,依旧不断地仰头饮酒,塌上、衣襟上满是水渍,分不清是酒水还是泪水。

    庞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我麻醉的诸葛亮,待其将手中酒壶内的酒饮尽之后,将腰间的酒葫芦递了过去。

    诸葛亮轻轻摇了摇手中已空的酒壶,嘴角微微苦笑,将手中的酒壶随手扔掉。瓷制的酒壶“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其却置若罔闻,毫不犹豫的接过庞统递过的酒葫芦,一饮而尽。

    随着一葫芦的酒水下肚,神态迷离的诸葛亮却微皱眉头,慢慢清醒了过来。

    将酒葫芦扔回给庞统,诸葛亮苦笑一声:“士元,为何你的酒总是苦的?”

    庞统接过酒葫芦,将掉落在一旁的羽扇捡起,递给诸葛亮:“因为我要保持清醒,正如你要保持冷静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