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天挥动数万丈长的手臂,白光闪动间,梦境破碎,化为一片片碎片消失,眨眼间,周玉阳便回到了现实。

  一回归现实世界,周玉阳便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舔自己的脸,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有一只恶狼在自己面前,正张开血盆大口向自己咬来。www.d9cn.org

  卧槽,无情!

  周玉阳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这张血盆大口,站起身一拳向恶狼脑袋上打去。

  “咔嚓!”一声,恶狼脑袋直接被打骨折,“嗷呜~”一声哀鸣便倒了下去。

  汩汩鲜血从恶狼脑袋上冒出,不一会就流了一地,血腥味弥漫在空中,周玉阳皱了皱眉,这血味怕是容易引来凶兽,还是赶紧走远为妙!

  想到这,周玉阳立马从原地离开,等他离开不久后,狼尸便被一只不知名的凶兽叼走。

  走了大概几里路,周玉阳来到一处山头,当他正想离开这处地方的时候,蛮天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陛下,这里有灵草!”

  周玉阳的脚步一顿,同时在脑海里回应道:“你能在我脑海里传音?”

  蛮天答道:“陛下,我灵体在您识海里,您如果屏蔽我的话,我便传不了音。”

  随后周玉阳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确能屏蔽蛮天的声音,脑海里瞬间安静了,随后他解开屏蔽,蛮天的声音又出现了。

  周玉阳说道:“蛮天,以后不要称呼我为陛下,未来的我是未来的,不是现在的我,你称呼我为公子就好了。”

  “是,公子!”蛮天应道。

  听到蛮天这样称呼,周玉阳点了点头,正准备走,却突然在脑海里询问道:“对了,刚刚你说这里有灵草?”

  “是的,陛……呃,是的,公子!”蛮天赶紧纠正了一下称呼。

  周玉阳说道:“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蛮天道:“公子,是您的灵识还不够强大,所以感受不到灵草的波动,以后等您实力强大后,会感受到这种波动的。”

  “哦!原来是这样!”周玉阳点点头,表示懂了。

  “嗯,是的,公子您往左边走二十七步,那就是灵草的位置了。”蛮天指示道。

  在蛮天的指引下,周玉阳往南走了二十七步,果然在那发现了一株深紫色的灵草,这株灵草似乎能疏通人体的经络,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不错,收了!”

  周玉阳面露喜色,用一把木铲轻轻撬动松软的泥土,他怕用铁锹会挖断灵草的根须,那样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周玉阳才把这株灵草挖了出来,小心翼翼放入药篓子里,然后高兴的离开了此地。

  不一会儿,周玉阳就来到了一座高山的山脚下,在这座高山旁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河里有鱼在悠然的游动,不时从水面上冒出鱼头。

  周玉阳来到河边,用双手捧了一把清澈的河水,洗了洗自己的脸庞,看着河中的鱼,周玉阳笑了笑,起身往高山走去。

  走到高山旁,周玉阳抬头看了看这座数百丈高的山峰,这山峰很是陡峭,处处都是垂直的峭壁,几乎没有爬上去的捷径。

  周玉阳伸出双手感受了一下露出石壁的石头,猛得抓住石头,手脚并用,如一头灵猿般迅速爬上陡峭石壁,一丈,五丈,十丈,最后爬到约百丈高的地方。

  这处地方是这座高山的低谷地,这座高山像是两根擎天之柱合在一起,而这低谷地,则在两根擎天之柱的半山腰。

  “不知这里有没有灵草,这里那么高,肯定没什么野兽来过,说不定就有什么有价值的灵草之类的……”周玉阳喃喃自语,眼中含有期待。

  虽然在蛮天那知道了自己未来会成就仙帝境,又或晋升到仙帝境之上,可这都是未来的事,对现在的自己而言,还非常遥远。

  所以,周玉阳的心态很稳,那未来的画面根本没有动摇他的心境。

  他脚步踏在一处草地上,草地松软,他沿着低谷地行走,走了大约上百步,来到一处小水潭旁,小水潭旁四周都是高高的杂草。

  周玉阳见此,走到一棵树旁,折断一根树枝,随后用树枝不断拨开一片片杂草,用眼睛盯着被拨开的地方,企图发现些什么东西。

  “公子,您左边九步处有一株灵草!”就在周玉阳不断拨开那些杂草时,蛮天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

  “哦?那运气还不错!”周玉阳闻言一笑,轻手轻脚往左边走了九步,轻轻拨开那里的杂草,顿时发现一株红色灵草。

  看到这株灵草,周玉阳眼睛一亮。

  “血精草?不错,好东西,这株灵草能补血养神,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他从药篓子里取出木铲,小心翼翼挖掘起来,不一会就把血精草挖出来,放入腰间的药篓子里。

  挖完这株灵草,周玉阳便起身离开,继续寻找灵草,因为周玉阳知道,有灵草的地方,大概率会生长其他的灵草,所以周玉阳想再找找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刚刚挖出的血精草,应该能卖十五枚金币左右,而十五枚金币,就相当于一百五十枚铜币了。

  周玉阳心里这般想着,在盘算该怎么花这一笔钱,毕竟现在的他实力提升了,以后家里的日子肯定会好过很多。

  “公子,在您右上方十一步处还有一株灵草!”蛮天的声音在周玉阳脑海里响起,周玉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向右上方走了十一步,便发现了一株蕴灵草,这是灵草中常见的一种,但好歹是灵草,怎么也能卖几枚金币。

  就这样,在蛮天的帮助下,周玉阳采了一株又一株药草,细数一下,足足有十几株,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十三株灵草,应该能卖一百五十枚金币,兑换成铜币的话,足足有一万五千余枚,这笔钱足够一户普通人家生活两年半左右,而周玉阳只是花了数盏茶的时间便挖出来了。

  似乎感受到周玉阳的想法,蛮天在他脑海中说了一句话:“公子,区区灵草而已,不要太在意,您以后卖的东西,都是一颗颗星辰啊!还是资源丰富的星辰,每一颗都比您脚下的星辰还大……”

  听到蛮天的话,周玉阳原本有些欣喜的心情立马被冲淡,他嘴角抽了抽,无奈道:“那也是以后的事,现在我开心一下不行吗?”

  “是是是,属下多嘴了!”蛮天连忙歉声道。

  周玉阳见蛮天如此上道,不由笑了笑:“嗯,灵草采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说完这话,周玉阳便转身朝来时的路径走去,不一会就来到半山腰的涯口,他手脚并用攀爬下去。

  可是才爬了二十丈距离,周玉阳抓住一块凸起的石头时,“啪!”一声,石头竟突然断裂,周玉阳瞬间从半山腰掉落,以极快的速度下坠。

  千钧一发之际,周玉阳身体内七彩光芒自动闪耀,而蛮天的声音也在周玉阳脑海里响起。

  “公子,现在属下把蛮神之力借给您,再配合您的噬灵体,即使坠落山底,也可无恙!”

  周玉阳闻言,本来有些惊慌的情绪一下子平复下来,接着,他便感到一股蛮荒的气息从脑海里传来,一股强大到极致的力量涌入他的全身。

  紧接着,周玉阳也察觉身体骨骼处涌出一股股暖流,跟蛮神之力结合在一起,随后周玉阳便感觉身体像是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下子便坠落到山脚,他向下看了看,一眼便看到在他下方,是一块直径约三丈的正形巨石。

  “嘭!!!”

  惊天巨响中,周玉阳身体直接砸到这块巨石上,在两者接触后,三丈巨石瞬间分崩离析,碎成数十块石头,其余的碎石被砸飞,化为一只只利箭,射向四周。

  四周都是树林,在碎石激射之下,一颗颗树木纷纷倒下,连一些稍大点的石头,都被这碎石射爆,化为一块块碎石头。

  而在三丈石头原本的地方,到处弥漫着灰尘,灰尘飘起七八丈高,在漫天尘埃中,周玉阳缓缓走了出来。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端详了自身,发现身上一处伤口都没有,甚至连擦破皮的地方都没有,身上也没有淤青。

  周玉阳惊异不定,这力量也太强了!

  然后他走到山脚处的小河边,解开衣服后,跳进小河里洗了个澡,便起身往安乐城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