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最后我成了修仙大佬 > 第十章 为井水赋诗一首
  赵触眼中略显失望,目光投向井中,发现井水清澈,不由强笑道:“崔明兄不如我们在此饮一井水,就当饮酒当歌一回,也不枉跑这一趟如何?”

  听到赵触这样说,崔明觉得也是如此,不由说道:“好,理当如此!”

  说罢两人一人打了一桶井水,随后抬起水桶就“咕噜咕噜”狂饮起来,不到几个呼吸之间,两人就把水桶里的井水喝了一个干净。

  赵触喝完后,爽朗一笑:“清水甘甜神欲腾,豪饮一桶当阳春,此物无酒迷人醉,却是宜人养梦寐。”

  听到赵触吟起诗来,崔明不由默默体悟这首诗的韵味来,他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因为他师父毒皇道人要求他读医书之余,还得学习其他的知识,所以崔明知道这首诗是赵触即兴之作。

  清水是甘甜的,喝下后让人心旷神怡,虽然没有像酒一样让人迷离恍惚,但若是假寐的话,心神还是较为饱满的。

  默默体会到这首诗的韵味,崔明就越发觉得赵触是一个合格的禽兽,若不是知道他是欢乐宗的弟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正道人士呢。

  半响,崔明才赞叹道:“赵触兄果然是大才之人。”

  赵触抹了抹嘴角的水泽,笑道:“绝句本天成,偶然而得之,这一切皆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崔明兄,世间万物,皆有定数啊!”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吗?”崔明听到赵触的话,眼睛游离,呢喃了一句,“一切皆有......定数”。

  崔明默念几遍,随后居然向赵触行了一礼:“受教了,赵触兄,如果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忙的,请尽管说,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看到崔明对他行礼,赵触连忙别过身躲开,他可不敢受赵触的大礼,他只是一个金丹境的小虾米,哪敢受元婴境高手的大礼,

  他连忙道:“好说好说,崔明兄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如果你看得起在下,那咱们还是朋友,你这样我爷爷会怪罪我的。”

  崔明见到赵触这样,也只好无奈道:“好吧!都依赵触兄的。”

  其实听到赵触说的那些话,崔明心中是有一些感悟的,毕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隐隐感觉自身的瓶颈松动了一些,在向元婴境后期迈入,所以他才对赵触行礼,以表示感谢。

  就在这时,两人脸上笑容僵住,缓缓变成愕然的表情,因为他们发现自身的力量增加了二百斤,这是真实的变化。

  “你感觉力道增加了没......?”两人异口同声道,随后两人同时闭眼感受身体的变化,良久,两人才回过神。

  “崔明兄,这井水......”赵触刚想说什么,崔明却把食指竖在嘴边,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我知道......”

  看到崔明这个动作,赵触点点头,用神识传音道:“崔明兄,咱们发财了啊!这口井是个宝物啊!若是我们把这口井的井水都喝光,那对肉身可是极有好处呐!”赵触两眼一亮,把目光盯向了水井,目光中透着炽热。

  要知道,赵触现在是金丹巅峰的实力,如果喝上十几桶这样的井水,说不定就突破到元婴境,等突破到元婴境后,他在宗内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更高的地位。

  一旁崔明也是眼睛一亮,连忙打了几桶水放进储物袋里,而赵触也急忙拿了个水桶打捞井水。

  “崔明兄给我留点儿,这井水数量有限,宝物可能早就遁走了,只有这一井水,取走有神效的井水,剩下的都是凡水,不能增加力道了。”

  崔明打了七八桶井水,听闻此言才悻悻站在井边,让赵触开始打捞井水。

  看着赵触打捞,崔明才说道:“也不知道是何种宝物曾留在井里,如果直接炼化那宝物,说不定能突破一个大境界!”www.d9cn.org

  正在打捞井水的赵触听到这话,只能咂咂嘴道:“那种神物岂是我等小人物能拿的,要是被高境界的人知道了,只能惹来杀身之祸,能喝点汤儿就不错了。”

  崔明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理,如果碰到比他高一个境界的修士,他也是毫无反抗之力,二十个元婴境中期的他也打不过一个化神境初期修士。

  不到一刻钟,两人一共打了十四桶水,赵触六桶水,崔明八桶水,两人都心满意足走了,离开了井边。

  不是他们不想打完井水,而是两人都占完好处了,别人得不到好处就会来追杀他们,那样会得不偿失。

  等两人走后,两名绝世丽人才从一栋房屋后走出来,两位丽人相视一眼后,都走到了井边。

  “凌霜姐姐,你都听到了吧?那个赵触登徒子说这口井水是宝物呢!姐姐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口井搬到素女宫吖?”

  彩蝶兴高采烈跑到井边,用白皙粉嫩的小手不断抚摸着井口,抬起头一脸笑盈盈对凌霜说道。

  凌霜柳眉一挑,思索了片刻才说:“算了吧!还是打几桶井水放储物袋里就好了,既然前面的人没做绝,我们素女宫也不可做绝了。”

  听到凌霜这样说,彩蝶立马抿了抿嘴唇,摆了摆小手:“好吧好吧!你是姐姐你最大,都听你的。”

  随后两人都把水桶放进井中打了一桶井水上来,彩蝶便迫不及待用水瓢舀了一瓢井水一饮而尽,许些水滴还从粉嫩的小嘴边划了下来,溅了一地尘土。

  “哇喔......姐姐,这井水好甜呐!我从来没喝过那么甘甜的井水~”彩蝶喝完一瓢井水,扬了扬空空如也的水瓢,对凌霜这般说道。

  “真的吗?”凌霜狐疑,一瓢普通井水而已,真有那么甘甜?

  然后她就接过彩蝶手中的水瓢,自己从桶里舀了一瓢井水,轻轻送到嘴边,浅浅饮了起来。

  刚一入口,凌霜眼睛就一亮,这井水的确很是甘甜,而且细细回味似乎还带着一股阳刚的味道,像是温暖的太阳照耀在身上一样,只感受到温暖,却没有那种灸热的感觉。

  “清水甘甜神欲腾,豪饮一桶当阳春......”凌霜嘴唇轻语,开始回忆赵触吟的那首诗。

  她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也没听说过那个名人作过这首诗,看来是那个赵触自创的无疑了,没想到一个欢乐宗的登徒子居然有那般文采。

  随后凌霜抱着水桶,准备把这桶井水一口气喝完。

  一旁的彩蝶看到凌霜准备豪饮一桶井水,小脸震惊,不由瞪大了眼睛:“哇!姐姐,你居然在吟那个混蛋的诗,居然还效仿那个混蛋喝水?姐姐你没救了!你不会喜欢那个混蛋了吧!!我的天呐!我最敬爱的姐姐居然开始思春了!”

  “小彩蝶你再乱说,我把你舌头拔出来!”凌霜狠狠瞪了一眼彩蝶,虽然她比彩蝶大不了几岁,但是两人关系十分好,属于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听到要拔自己的舌头,彩蝶立马吓得捂紧了嘴巴,同时蹦到十丈开外,这对于化神境初期的她轻而易举。

  “不是吧!姐姐,我只是想给你找个姐夫啊!不然你每天都凶我!”彩蝶在远处依旧捂着小嘴,一副随时开溜的样子。

  “赶紧滚过来打几桶井水走了,不然要是还有人来这里,说不得要打杀一番,再胡闹就把你封印在井里!”凌霜终于生气了,恶狠狠对彩蝶说道。

  当听到凌霜说把自己封印在井里,彩蝶才悻悻跑过来,开始打井水存入储物袋中。

  而凌霜看到彩蝶在打井水,便悄悄背对着彩蝶,随后抬起水桶,扬起素颈咕噜咕噜狂饮井水。

  正在打井水的彩蝶动作一顿,转过头一脸震惊看着凌霜抬起水桶在那狂饮,啊这?!!

  这一刻,彩蝶的世界观似乎塌了,莫非?凌霜姐姐真喜欢上那个禽兽了?我的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