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房中,周玉阳用肉馅放入饺子皮中,用巧劲包好一个个饺子,不一会就包好数十个,饺子形状整齐划一,样子挺精致。

  把饺子放入大锅中,周玉阳加了一把柴火后,静等一会饺子就煮熟了,他连忙用漏勺把煮熟的饺子捞起来放入四个盘子里,再弄了些醋和蒜瓣沫,把几个碟子放入食盒内,才带着食盒走出柴房。

  周玉阳一走进王氏的房间内,便看到王氏仰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有周青雨在一旁给她捏肩。

  看到这一幕,周玉阳轻声说道:“娘,该吃饭了!”

  说完便走到窗前把一张桌子移到王氏的床前,把食盒里的饺子和蘸水放在桌上,招呼周青雨和周小阳过来坐下后,这才看向王氏。

  “娘,您没事吧?昨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等到醒来后才发现在咱家不远处的大街上,您如果生气的话,请您吃完饭再打我好吗?要打要骂,您才有力气用不是?”周玉阳对王氏轻声说着,语气温和且诚恳。

  而王氏闻言转过头看着他,盯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了,吃饭吧,以后注意安全!”

  王氏说完话后便自顾自端起一盘饺子吃起来,一旁的周青雨和周小阳见此才敢端起饺子吃了起来。

  周玉阳见此,心中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以为母亲会打他一顿出气,或者会骂他一顿,可结果却是淡淡一声算了。

  这让他感觉挺对不起母亲,不过好在他收获了一种奇特的能力,这让他以后绝对有能力照顾好一家人。

  想到这,周玉阳露出了笑容,怯笑道:“好的,吃饭吃饭!”他端起一盘饺子,用筷子夹了一个饺子放在醋和蒜泥里蘸了蘸,放入口中尝了一下,才发现原来饺子是如此的美味……

  …………

  安乐城中,平宁街水井旁,一位老道士站在水井边沉默不语,沧桑的眼睛注视着井里,手指掐诀,幻影连连,似乎在推衍着什么。

  推衍大约十个呼吸后,老道士的食指竟“嘭”一声爆开,鲜血溅射了一地,可老道士却面无表情,似乎断裂的不是他的手指一般。

  老道士运转功法,紫色光芒环绕周身,鲜血止住,断指重生!只是奇异的是,这紫色光芒中带着道道雷霆,像是紫色的闪电一样。

  这老道士,竟是渡劫境的大修士,是这个世界修为的天花板,也是这个世界最强者之一,东来道人。

  “这七彩光柱实在推衍不下去了,有东西遮蔽了天机,这一次推衍,竟折损了二百年寿命,实在有些可惜了,不过还算值得,知道此因果对我教没多大影响!”

  东来道人自言自语,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低下头观看被雷霆劈成四分五裂的大树。

  看到现在正有一些大汉在搬运大树残枝,这一看不要紧,东来道人却目露异色。

  因为他看到,有一个壮汉在搬运一根两百斤左右的树干,而东来道人目测大汉最多能搬运一百八十斤的东西,可他看到那个大汉喝了一口井里的一瓢水,便走过去轻松把二百的树干抗走?

  喝了一口井水,就增加了二十多斤力道?东来道人有些狐疑的看了看井里,又看了看抗走树干的大汉,他伸出手舀了一瓢井水,慢慢喝下,体会这井水有何不同。

  可他不知,这算是某人的洗澡水……

  东来道人喝完半瓢井水后,竟觉得自身力道增加了二十斤,眼睛便露出精光,要知道,像他这样的大修士,要增加实力很难,除非是很高级的天材地宝,否则修为根本难进分毫,因为渡劫境修士弹指间大山崩飞,挥掌间万里无云,只是普通的井水怎么可能增加实力?

  可他喝了半瓢井水,就增加了二十斤力道,这岂不是比天材地宝更高级的宝物?

  思量间,他又喝了几瓢井水,喝着喝着竟觉得不过瘾,便抱起一个大水桶就开始狂饮,“咕噜咕噜”一下子就喝下十桶井水,这有点吓人!

  “嗝~”

  东来道人喝完井水,打了一个饱嗝,把水桶放在地上,手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边感受喝完井水带来的充实感,这十桶井水,足足提升了他三千斤的力道,足足三千斤!!!

  默默体会井水带来的实力提升,虽然三千斤力道对于东来道人虽然是九牛一毛。

  但这提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身体对井水似乎没有抗性,长此以往,那得提升到什么地步?东来道人不敢想象。

  “好东西啊!!”东来道人赞叹道,他恨不得把这口井水喝光,可是他知道这口井并不会源源不断产生井水,是有限的,并且随着时间慢慢降低效果。

  东来道人看着一汪井水,想用袖里乾坤把整口井的水收走,可是刚有这个想法,便觉得眼皮一跳。

  他连忙掐指一算,就感觉即将有劫难降临,立马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用袖里乾坤收走了五分之一的井水,但这也有三十多桶的数量。

  收走这三十多桶的井水,东来道人往井口行了一礼,才后退三步,化为紫色流光迅速升空离去。www.d9cn.org

  等东来道人离开后,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一个大汉悄悄的走到井边,看了一眼水井,大汉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

  “我勒个乖乖,原来是天道教的三祖之一,东来道人,差点吓死我了,我这个小小金丹境的咸鱼怎么就遇上渡劫境的存在呢?最近一定是运道不好!”这个说话的大汉便是铁真。

  只见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后怕的表情,后怕过后,他便嘀咕道:“这天道教的老祖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有什么宝物吧?”

  铁真在井边一阵翻找,找了半响也找不出个所以然,随后他却感觉有些渴了,拿起水瓢舀了一瓢井水喝下,一喝完,铁真眼睛一亮,他感觉自身力道提升了二十斤。

  “难怪这天道教的老祖来这,原来宝物便是这井水……”铁真嘀咕着,心里想着如何把这口井搬空,突然却觉得有什么东西要对他不利一般,心中一惊,连忙卷起两桶井水冲天而去。

  又过了一刻钟,赵触和崔明一起来到井边,赵触拿着扇子轻轻摇了摇,对身旁的崔明说道:“崔明兄,我感觉七彩光柱就是这口井中发出的,我有爷爷送的测灵玉。”

  赵触扬了扬手中的一块翠绿玉佩,对崔明晃了晃,而崔明见此,点点头,他师尊毒皇道人让他带些宝物回去,这下终于可以交差了。

  想到这,崔明淡淡道:“就是不知道这所谓的宝物是什么……”

  一旁的赵触闻言轻笑:“慢慢找就知道了,说不定能有所获!”

  随后赵触围绕着水井转了一圈,又用手抚摸了一下水井,便转头看向不远处正在搬运残破大树的大汉们。

  “赵触你看一些凡人做甚?他们身上肯定没宝物的!”崔明见赵触看向一群凡人,不由说了一句。

  赵触听到这话笑了笑,说道:“没事崔明兄,只是好奇看了一下,反正这些凡人也看不到我们,凡人之眼,岂能看透虚妄?”

  崔明见此,便没说些什么,把目光投入井中后,他开启灵目,眼中就看清了井中的一切,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

  对此崔明下了判定:“这井并没什么不同的,就是一普通水井,只是不知七彩光柱为何从这里发出而已!”

  一旁的赵触听到这话,也开启灵目,发现真实情况跟崔明说的一模一样,他略微有些失望,还以为能得到什么异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