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阳有些吃惊,自己身体怎么会出现暖流?

  而这种奇怪的暖流,竟然能够增强自己的力量,几个呼吸间,他便觉得自己力量变强了许多,举着五百斤重的大水缸也不觉得沉甸甸了。

  把大水缸轻轻放在地上,周玉阳思量着,现在他的力量应该逼近六百斤左右了,而且这种力量是永久性提升的,因为暖流消失后力量也没有消失。

  力量……可以一直保存在身体里!

  如果说,能让神秘热流一直在身体循环,那等时间足够久了,他岂不是能一掌拍碎一座小山包?甚至更强?

  想到这里,周玉阳心头一阵火热,若是真的如此,那么以后他家的日子肯定过得很好,谁敢欺辱于他?谁又敢对他的家人不敬?

  周玉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心满意足走进柴房,随后剁肉声从柴房中传出,只是,这剁肉的声音似乎夹杂着一丝轻快!

  ……

  “咻~”一声破空声响起,在安乐城不足百里的地方,一道流光划过天穹,向安乐城急速飞来,不一会便飞到安乐城三里地外。

  随后这道流光便减缓速度,在离安乐城一里地外降落下来,化为一个束起发髻,头戴道士冠的老道士。

  老道身着青色道袍,右手持一柄拂尘,左手捏着法印,半眯着眼睛,只见他左手连掐几个指节,似乎算到了什么,便撤去指印,拂尘一甩搭在小臂上,慢慢向安乐城走去。

  “七彩光柱的出现地,看来就是这里了,四周还弥漫一种奇特的气机,不然只凭天星推衍术,便可直接推演其秘密了……”老道士一边迈着步子,一边自语道。

  等他走进安乐城后,几道流光也出现在老道士刚刚降落的地方。

  “咦,这里有天道教的气息,是天道教哪位牛鼻子来了?”几道流光一落地,就有一个大汉现出身影骂骂咧咧,这名大汉是天煞门的内宗弟子,名为铁真。

  “呵,没想到在这还能看到你这头牲口嗷嗷乱叫啊!”剩下的流光中,露出几道身影,开口说话的是一个摇着扇子的青年,他身后还有一名男子和两名女子,那名大汉面无表情,而那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则是结伴而行,显然跟两名男子不是一伙。

  开口讽刺铁真的是那个摇着扇子的青年,名为赵触,只见他面容俊郎,面带笑容,只是说出的话有些令人侧目。

  铁真嘲讽了赵触一句:“哎哟,这不是肾虚公子嘛?今天的风怎么把您吹来了啊?你不是在欢乐宗养肾吗?怎么,肾养好了?”

  因为铁真以前和肾虚公子赵触有过矛盾,所以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赵触闻言,脸瞬间变得铁青,他上个月因为想练十阴功,便找了十个欢乐宗的女弟子来练此功,结果在跟第六个女弟子练功的时候,元阳尽失,差点死在女弟子肚皮上。

  要不是他爷爷是欢乐宗长老,及时出手救了他一命,估计他早死了,但这已经成为了他一辈子的污点。

  后来不知怎么就传出宗门去了,被修真界的人取了肾虚公子这个绰号,更让他羞恼无比!

  “姓赵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天煞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欺男霸女,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简直就是修真界的败类!”赵触恶狠狠说道,还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道。www.d9cn.org

  但铁真却一脸淡然,甚至还觉得赵触是在夸他,他轻笑道:“赵触,你别以为和毒皇道人的弟子崔明走在一起,我就怕了你,虽然毒皇道人和欢乐宗有交情,但是也不会处处维护你,所以我可不怕你!”

  赵触只觉得气炸了,但还算克制,不想没好处继续去吵架,“哼!”了一声后,便别过头去不理会铁真。

  铁真见此,只是嘿嘿一笑,也没再说什么,又对着赵触身旁的大汉抱拳道:“在下铁真,见过崔明道友!”

  而崔明只是淡漠看了铁真一眼,点了一下头算是示意。

  铁真见崔明也不搭理他,也不恼,笑呵呵对不远处的两个绝代丽人抱拳道:“想必两位就是素女宫的杰出弟子吧?在下有礼了。”

  这两名女子就是素女宫的凌霜和彩蝶两人,她们得到宫主的指示来到此处查明情况,但和铁真并没有什么交情,碰到一起纯粹是碰巧。

  因为天煞门无恶不作,在修真界就是一群败类,所以二女连点头示意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铁真。

  铁真见此,只好无奈耸耸肩,这两位素女宫的女子可是化神初期的高手,他可不敢惹,随后他转身走向安乐城。

  看到铁真走了,赵触回头对着崔明笑道:“崔明兄咱们也走吧,一起去看看那七彩光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崔明闻言点点头,他师尊跟赵触爷爷有交情,他也不好拒绝,就跟赵触一起走向安乐城,最后只剩下素女宫的凌霜和彩蝶两人。

  “霜姐,你说那七彩光柱里都有什么东西啊?功法?秘籍?灵宝?或者一大堆极品灵石?”活泼可爱的彩蝶拉住面容清冷的凌霜调皮道。

  而平时如冰美人,脸庞如冰山的凌霜却露出了一个笑容,她撩了撩额头前飘动的青丝,对彩蝶说道:“或许都有可能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

  凌霜说完话后便拉住彩蝶的素手,两人曲线玲珑,长发及腰,迈动优雅的步子,一起向安乐城走去。

  一边走,高兴得跳起来嚷嚷道:“好呀好呀!我最喜欢逛集市啦!平时师尊都不让我自由活动。”

  ……

  城门口处,赵触和崔明来到城下,两人便开始打量起安乐城,赵触看着城门上安乐城三个大字,便感慨道:“安乐城,好名字!安乐城中安乐人,安乐人住安乐城!”

  肾虚公子赵触“啪”一声打开扇字,开始轻摇了起来,嘴里文绉绉吟起诗来。

  一旁崔明闻言不由惊异看了过来,不得不说,肾虚公子赵触虽然人不怎么样,文采还是没得说,只是见到安乐城这三个字,立刻就说出一句别有韵味的诗词。

  嗯……是个合格的禽兽!

  就连城门口路过的几个少女也频频看向肾虚公子赵触,眼中含春,眼睛眨动间似乎带着钩子,像是要把人的魂儿勾走。

  “好了,赵触,一起进去看看吧!”崔明难得的多说了一句话,这对平时沉默寡言的他算是话多了。

  “好咧!都听崔明兄的!”赵触微微一笑,收起了扇子,两人便走进了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