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中,周玉阳还在井水里缓缓漂浮,在七彩光柱冲天而起后。他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七彩光芒改变了他的体质,骨骼,血肉,力量,速度,全方位的提升,这是一种奇特改变,似乎褪尽凡体。

  改造完周玉阳的身体后,七彩光芒渐渐消散,只留下一具完美的肉体,连周玉阳左手臂的伤势都恢复如初,不留一点儿疤痕,像是一块完美的玉石。

  随着七彩光芒完全消失,周玉阳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他身形高达亿万丈,诸天星辰围绕他而旋转,手下高手众多,以千亿而计,后宫更是拥有百万绝世丽人,每盏茶的功夫都有一个不同面孔的绝世丽人来伺候他……

  周玉阳摇了摇头,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实力变强他相信,可是这百万绝代丽人,就有点离谱了,一个人间的帝王也才后宫三千佳丽而已,还照顾不过来,而他后宫多达百万绝世丽人,还是仙人,这谁敢信?

  那仙人会不会出轨?会不会给他戴一种很健康的帽子?

  想到这里,周玉阳又摇了摇头,这该死的梦境,谁知他摇头幅度太大,灌了许多井水进耳,让他感觉不舒服,才侧着头把井水从耳朵中倒出来。

  “咳咳,我怎么在井里?嗯……我想起来了,是那根该死的树枝,被雷炸飞往哪飞不好?偏偏往我这里飞,还把撞我到井里!”周玉阳吐槽道。

  接着他打量了一眼水井周围,发现井内一片漆黑,挺渗人的,就连忙爬出水井,从水井口爬了出来。

  出来后看到熟悉的街坊,周玉阳只觉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又转头看向水井一旁,发现那棵参天大树已经被劈得不成样子,整棵树四分五裂,断成一截截碎木。

  看到这周玉阳擦了一把冷汗,还好那道雷没劈到他,不然一家老小就等着吃席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左臂上的伤口居然消失了,整片肌肤变得光滑细嫩,白皙如雪。

  “这……”周玉阳震惊了,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连忙走到水井旁用木桶里的清水当镜子照,才发现从清水中映照出一张无比英俊的脸庞。

  水面上那张脸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明眸皓齿,眼睛眨动之间,气质优雅,宛如神话中步入世间的谪仙一般。

  “这……这是我?”周玉阳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以前长得也不算差,可是与现在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完了完了,以后会不会有女子窥觑我的美色,然后馋我的身子吧?”周玉阳瞪大了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女人后,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人,我现在得赶回家了,不知道出来多久,这天都快亮了,得赶紧回去看看母亲的病有没有加重!”

  周玉阳喃喃道,他发现天际已经露出一抹白光,估计快要天亮了,便往自家急冲冲跑去。

  等跑回家里后,周玉阳才发现母亲王氏的屋子居然是敞开的,里面有一个中年妇女在喂母亲喝药,似乎是邻居王大婶。

  “王婶?我娘还好吗?”周玉阳进屋后有些急切的向王大婶问道,这王大婶跟母亲有一些血亲关系,算是亲戚。

  正在给王氏喂药的王大婶动作一顿,转过头看向周玉阳,才一脸惊异道:“小玉阳你昨晚跑去哪了?一晚上都没回来,你娘太担心你了,顶着大雨自己爬到柴房去找你,结果没看到你后就晕了过去!这事你知道吗?”

  王大婶说到这怒气似乎上来了,面带怒意,指着周玉阳就骂道:“你这臭小子去哪跟你娘说一声啊?一声不吭就没影,连个准信都没有!你不知道你娘会很担心你吗?”

  当周玉阳听到母亲冒着大雨爬到柴房去找他,便心中一痛,心如刀绞,他能想象到,一个病倒后连走路都走不了的妇人,为了找自己的孩子,顶着滂沱大雨爬到柴房,又不见自己后,绝望的晕厥过去。

  想到这种画面,周玉阳右手紧紧握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之中!

  “王婶,对不起,昨晚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到外面了,我真不是故意出去的。”周玉阳眼圈微红,诚恳认错道。

  王大婶一见周玉阳这般认真的态度,气也消了不少,狐疑问道:“小阳子你不会是中邪了吧?好端端怎么走出外面的?以后你可得小心些,别让你母亲担心了。”

  “好的好的!”周玉阳点点头应道。

  “嗯,那你就好好照顾你母亲吧!她只是受情绪影响才晕了过去,如果醒来之后看到你,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那我便先回去了。”王大婶摆摆手,表示自己要回家。

  而周玉阳却拿出两枚金灿灿的金币递给王大婶:“王婶,这个是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王大婶看到两枚金币,眼睛也有些挪不开了,她可是知道两枚金币能兑换两百枚铜币的,在这个安乐城,普通人家一天花销也才十几枚铜币而已,两枚金币便是半个月的生活开支。

  虽然她丈夫和周玉阳父亲一起被征兵去打仗,日子过得苦了点,可她膝下就一个儿子,她还能养得起。

  王大婶看了两眼金币便移开了视线,开口道:“小阳子不用给我钱,大家都是亲戚,不讲究这些,你还是留着给你母亲多买些东西补补身体吧!”

  听到王大婶这样说,周玉阳笑了笑,说道:“王婶您就收下吧!有时候我不在家的话,希望您有空多帮衬一下,钱我还有,我也不能让您白帮忙是不?”

  “那……好吧,那我就收下了,你照顾好你母亲,我回家看看我那儿子起了没。”

  王大婶见周玉阳这般说,便才接过两枚金币,开心的迈腿走出房门。

  可快走出周家的时候,王大婶突然回头看了看,嘴里嘀咕道:“这臭小子怎么比以前英俊那么多?难道是我看花眼儿了?”

  王大婶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便走出周家回自个家去了。

  周玉阳听到了王大婶的嘀咕声,在以前他可听不到那么远的声音,现在却听得很清晰,可他没注意到这种变化,看到母亲病倒在床上,周玉阳连忙拿起药碗,继续给母亲喂药。

  一边喂药,周玉阳还问了周青雨和周小阳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得知母亲对自己心有所感应,再去寻找自己时,周玉阳端着药碗的手便微微颤抖,再知道她冒着滂沱大雨爬去柴房找他却找不到,周玉阳的心就如刀绞一般!

  “好了,别说了,这事我知道了!”

  周玉阳只能这样对妹妹和弟弟这般说道,因为他怕控制不住情绪而哽咽痛哭,那样会吵到在修养的母亲。www.d9cn.org

  他仔细认真给母亲喂药,等母亲吃完药后,他才去柴房做饭,只是在柴房前看到被自己撞变形的两扇木门后,周玉阳沉默了,他发誓以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走进柴房,周玉阳拿过一块昨天买的猪肉,就开始剁馅,今天准备做饺子,让家里人都吃一顿好的。

  就在他剁肉快剁好的时候,他感觉用的力气比以前小了很多,却还能轻松剁好肉块,这让他陷入了沉思,他什么时候力气又变大了?

  难不成是因为长身体的缘故?周玉阳皱了皱眉,这……不正常!

  随后他把菜刀举高,稍微多用一些力,往砧板斩去,砧板便被菜刀斩成两半,断处光滑平整,甚至砧板上的肉馅都没多大的晃动。

  这结果让周玉阳有一些动容,要是以前的他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随后他双手抓住菜刀,用力一扳,铁质的菜刀便被他扳成两截。

  “嗯~有点意思!”周玉阳看着手中断掉的菜刀,若有所思道,随后他走出柴房,想试试自己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便在小院中寻了一个大水缸,里面装满了水。

  这个大水缸本身就很重,加上蓄满水,少说也有四五百斤,而周玉阳以前的力量,最多能举起一百五十斤重的东西,这个大水缸周玉阳根本举不起来。

  所以周玉阳走到水缸面前,先是打量了一下大水缸,便抓住水缸缸口,再扶住缸底,用尽全身力气把大水缸举起。

  一声轻微闷响,大水缸被周玉阳缓缓举起,整个过程看起来有些艰难,因为周玉阳是一寸寸距离往上举起的。

  虽然比较艰难,但过了几个呼吸后,大水缸还是被周玉阳举过肩头,算是彻底举了起来,周玉阳举起四五百斤重的大水缸后,自己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没想过自己真的能举起那么重的东西,这让他很兴奋,现在他可以确定,他的力气应该有五百斤左右。

  这口大水缸买回来时就跟开石师傅说好的,装满水后总重五百斤,而这五百斤也恰巧是周玉阳力气的极限。

  因为他觉得再增加一些重量的话,估计大水缸能把他压成肉泥。

  他刚想把大水缸放回地上,却感到自己身体突然流出一股暖流,原本觉得吃力的双手似乎轻松了许多,似乎还有点余力,这让他没立刻放下大水缸。

  这股暖流还能增加身体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