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雨跟周小阳看到母亲晕倒在地,两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止不住的流泪,两人不断摇晃王氏的身体,可王氏却始终没醒来。

  “呜呜~二姐,娘这是怎么了?大哥呢?快叫大哥来啊!!”周小阳泣不成声,跪坐在王氏身体旁。

  “我……我也不知道大哥在哪里……”周青雨摇摇头,脸上也带着泪花,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柴房,又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王氏,心中却感到一种责任在她心中回荡。

  “小阳,你在这里看好娘亲,我去隔壁找王大婶,知道没?”周青雨对周小阳嘱咐了一句,站起身扭头就往院外跑,一会便消失在周小阳的视线里。

  而周小阳看了看远去的周青雨,又看了看母亲王氏,似乎在此刻,他也迅速成长了起来。

  他渐渐明白了大哥周玉阳是承担了什么,为了照顾一家人,在外面跋山涉水采药是多么危险,因为他记得不久前大哥回来时,他在大哥左手手臂上发现了许多血迹。

  明明被他碰到伤口流了血,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周小阳渐渐咬紧了牙关,他发誓以后一定要替大哥周玉阳分担压力。

  ……

  时间过去了数个时辰,离周家不远处水井中,周玉阳缓缓漂浮在水井中,在他身上没有一点生机,惨白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像是白蜡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周玉阳的手臂不再发热,逐渐恢复了正常,惨白的脸庞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变得红润起来。

  大约十几个呼吸以后,周玉阳全身都变成了闷红色,无数热气从他身体毛孔排出,而体温也越来越高。

  “滋~滋~”井水在接触到周玉阳身体后,竟被瞬间蒸干,化为水蒸气。www.d9cn.org

  慢慢的,整口井水从冰凉转化为温和,又从温和转化为炙烫,大量的水蒸气从井里窜出井口,井口处冒着大量白色水蒸气,看起来极为壮观。

  要是街道上还有人,说不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这实在太骇人了,无缘无故的,井口怎么会冒那么多蒸气?

  还好现在是晚上,还下着大雨,雷声也掩盖了这一切,不然要是被一般人看到,说不定还以为闹鬼了呢。

  井里的井水剧烈沸腾着,周玉阳身体泡在水中,在水中起起伏伏,一会沉入井中,一会又浮到水面上。

  他的身体在发生剧烈变化,左臂处的伤口处居然散发着七彩光芒。

  从伤口处的缝隙中隐约可见,一颗细微到还没指甲盖大的石头在散发七彩光辉,如果没有这七彩光芒的话,这颗小石头跟路边的一块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

  当七彩小石头散发光芒后,它慢慢融入了周玉阳的骨头中,跟骨头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然后周玉阳的骨头开始变了颜色,白森森的骨头有了一丝金黄,渐渐地,他整个左臂骨头都变成了金黄色,接着是全身,全身的骨头都化为了金黄色,像极了黄金,可感觉又比黄金高贵,有一种至高无上的韵味。

  等全身骨头都化为金黄骨头后,周玉阳竟然也开始散发出七彩光芒,跟石头一样,发出一样的光,照亮了整个石井。

  七彩光芒照耀古井,散发祥和光芒,而身处七彩光芒中的周玉阳显得十分神圣,像是坠落凡间的谪仙,是那么宏大,伟岸!超凡脱俗!

  似乎是光芒太过强烈,七彩光芒照亮整个古井后,多余的光芒化为七彩光柱扶摇直上。

  洞穿了天上的乌云,把云层搅得粉碎,整个天空的乌云竟全部缓缓消散,不留任何一点残余。

  原本在下的倾盆大雨戛然而止,整片天地完全安静了下来,似乎重来没有下过雨,可留在地上的雨水却证明刚刚下过大雨。

  七彩光柱在击散漫天乌云之后,徐徐消失,不留一点痕迹,可是却惊动了方圆数十万里的某些可怕存在。

  他们一个个从修炼状态中惊醒,破关而出,悬立在天穹上,许多人都惊疑不定的遥望安乐城这个方向。

  更有一些胆子大的,音浪炸响之间,人已划破天际,成为一道流光向安乐城的方向极速而去。

  有大修士站在群山之间喃喃自语,他疑惑那七彩光柱到底为何物,而他高大的身影竟然足足有千丈之高,赫然是法天相地境中的顶尖高手,属于那种抬手便能拍碎一座巍峨巨山的恐怖存在。

  “来人,传我法旨!去那里看看是什么情况!”

  大修士吩咐道,接着便有一名修士腾空而起,化为一道流光向安乐城赶去。

  而大修士千丈高的身躯则缓缓缩小,缩小到身高只有八尺后才停下,他站在一座山巅之上沉默不语,过了几息,才化为一道流光回到自己的修炼之地。

  等他走后,这座两百多丈高的巍峨高山轰然倒塌,成为一片平地。

  在另一个遥远的方向,一位面容青黑的老者在一座高峰岩石上仰躺,老者翘着二郎腿,嘴里不知道在咀嚼什么东西,苍老的眼睛盯着七彩光柱的方向。

  而在老者身后有一名魁梧的大汉,大汉面容坚毅,浑身肌肉高高隆起,身体似乎充满了爆炸的力量。

  “明儿,去给为师看看那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有好东西,记得给为师带回来!”老者转过头,眯着眼睛对大汉说道。

  “是,师尊!”大汉应声后,化为一道黑色的流光冲天而起。

  等大汉飞走后,面容青黑的老者才古怪的笑了笑,他嘴里咀嚼了一阵,便吐了一个黑色果核在地上。

  随后老者化为一道青黑色流光遁走,一边飞一边埋怨道:“呸呸呸,这毒果可真差劲,已经对老夫没效果了。”

  在老者飞走后,这座山峰被这颗黑色果核腐蚀成一个宽百丈,深百丈的巨坑。

  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一座宫殿内,一位宫装女子高坐在殿銮之上,她雍容华贵,脸上尽是威严之色,在殿銮下方则站着五位绝代丽人,个个貌美如花,美艳动人,身段婀娜。

  “凌霜、彩蝶何在?”宫装女子问道。

  下方两个年纪在二十年华的女子则向前走出一步,单手抚在胸前,躬身行礼道:“宫主有何吩咐?”

  看着两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宫装女子淡淡道:“你二人去七彩光柱出现的地方查探一番,打听清楚是什么原因,顺便也历练一下,去吧!早去早回!”

  “是,宫主!”两个女子应声道,然后起身退出宫殿。

  等两个女子走后,宫装女子才对下方三个年轻女子说道:“你们三个已经卡在化神境巅峰多时,还是早点回去修炼为好,为我素女宫再添几个法天象地境高手,现在宫里渡劫境修士只有两名老祖,而且以后也会飞升而去!所以,我们得早做准备,不至于老祖飞升后,就变得势弱。”

  “谨遵宫主法旨!”三位绝世丽人应声道,然后缓缓退了下去。

  等大殿空无一人后,宫装女子才靠在玉椅上喃喃道:“苍元界的格局要变了,也不知将来会有怎样的变故?看来只有提升实力,才能更好的应对接下来发生的变故,并且站稳脚跟!估计各大势力也会一起补充新鲜血液,扩大自己的势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