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柴房,周玉阳取了一个药壶放在炉子上,药壶注入清水后,拾取了一些柴火放进炉子底下,用火折子点燃柴火,便坐在炉子旁静静等待。

  鹅黄的火光照在他略有些英俊的脸庞上,显得他有些神秘,也显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突然,“轰隆!!!”天空一声炸响。

  原来是打雷了,紧接着,雨声笼罩了整个夜晚,大雨开始稀里哗啦下起来,雨滴打在大地上,打在房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让处在静思中的周玉阳瞬间惊醒。

  “居然下雨了,莫名其妙的怎么会下雨?”周玉阳看着屋顶喃喃自语。

  他没想到这时候会下雨,随后他摇摇头,挽起左手长袖,解开布条,露出了那条可怖伤口。

  “嗯,伤势恢复得还不错!”周玉阳看到伤口开始结疤,随口说了一句。

  莫名的,他开始感觉伤口处开始发热,而且越来越热,不一会就热到他无法忍受,还算白皙的手臂慢慢变成闷红色。

  这是怎么了?周玉阳惊疑不定,他只觉得手臂像是在焚烧,又像是柴火被点燃。

  “啊!!!好痛!痛痛痛!!!啊~”

  强烈的剧痛涌上周玉阳的脑袋,痛得让他倒在地上胡乱打滚,最后更是撞翻了一张木桌……

  过了一刻钟后,周玉阳实在受不了这种灼热感、疼痛感,爬起来直接冲出柴房,他不想惊扰到一家老小。

  就算死,也要死在外面!!!

  “嘭!!”柴房的门被周玉阳撞开,还好雨下得大,雨声掩盖了撞门声,只是柴房的门有些可怜,被快失去理智的周玉阳撞得有些变了形。

  周玉阳冲到已经人去街空的街道上,看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而大树旁就是平时吃水的水井,来不及多想,周玉阳便跑到水井边。

  此时天上雷电不断闪烁,一条条蛇形闪电游走天穹,雷声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压得人踹不过来气。

  因为雨下得比较大的缘故,水井旁的几个水桶都蓄满了水,周玉阳见此,便把十分滚烫的左臂放进水桶里。

  “滋~”一声,手臂放入水桶里竟发出这样的声音,可想而知周玉阳的左臂烫到什么地步。

  “呼~”周玉阳如释重放呼出一口气,冰凉的雨水让他稍微好受了一些。

  这时他开始思考是什么原因让他的手臂变成这样,中毒?不太像,没听说过有什么东西有这种效果,最多是感觉到热,而手臂则没那么高的热度。

  这手臂热得不合常理,他记得医书上也没这种典例……

  接着,他想到了自己是从悬崖上摔下来的,差点被摔死,是一阵怪风吹向他,救了他一命,紧接着,他摔到地上就被一颗菱形石头扎进左臂……

  会是菱形石头的缘故吗?如果是的话,那是一种怎样的石头?

  周玉阳有很多疑问,可没等他继续想下去,他就目瞪口呆看到面前的水桶开始冒着热气,水竟然有慢慢沸腾的迹象。

  “卧槽!!!牛批!!!”他爆了一句粗口,平时文静如他难得说了句粗话。

  只是过了几个呼吸,这桶水就已经沸腾到翻滚,滚烫的热水从桶底冒上来,周玉阳便感觉左臂又变得剧痛无比,且难以忍耐,然后周玉阳把手移到另一个桶里面,接触到冰凉的井水才觉得左臂好受一些。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怎么才能解除隐患呢?”

  周玉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眼睛盯着井边几个水桶,心里暗道:最多十几个呼吸,这几个水桶就全被加热了,到时候从井里打水出来根本来不及,怎么办呢?

  他眼睛盯着水井,又看了看水井里的井水,心里不由冒出一个想法,我如果跳入井中,会不会就解决问题了?

  可这水井是整个条街的饮用水,那么多人都要来这挑水喝,这样做实在太不道德了。

  就在周玉阳犹豫要不要跳入水井里的时候,天空“轰隆”一声炸响,一道粗大的雷电从天际释放,直接轰在水井旁的大树上,五六丈的参天大树便四分五裂,直直倒在街道上。

  这一幕把周玉阳看傻了,紧接着,一根大树枝干从烟尘中向他飞来,撞在他的胸口,周玉阳被打得喷了一口鲜血,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到井中。

  “噗通!”一声落水声,周玉阳掉入井中,四周的井水迅速将他浸湿,而他被大树枝干抽打,浑身痉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沉入井里。

  不一会,他就完全沉入了井底,这时他的心跳不再跳动,眼睛也慢慢合上了……

  此时,周家小院,王氏房间中,幼小的周青雨被打雷声吓了一跳,小脸发白,连忙扑到王氏的怀里:“娘,我怕!”

  王氏双手连忙抱住周青雨,不断拍打周青雨的后背,安慰道:“小青雨不要怕,老天爷是不会劈好孩子的,你和小阳都是好孩子,放心吧!”

  说完话后,王氏把一旁小脸被吓得煞白的周小阳也拉到怀里来。

  看着两个儿女在自己怀里,王氏不由想到了周玉阳,也不知这孩子在柴房怎么样了。

  下那么大的雨,这孩子还给自己煎药,实在太难为他了。

  想到这,王氏不由想起身去柴房看看,可是她的身体病倒了,连站起都难,更别说走路了。

  莫名的,她心里一突,心底莫名冒出一股恐慌感,像是即将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恐慌感瞬间占据她的脑袋,她惶恐不已,也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心里却觉得肯定跟周玉阳有关。

  “玉阳!!!”

  王氏魂不守舍,连忙推开身前的周青雨和周小阳,准备起身去寻找周玉阳。

  可是她忘了自己是重病在身,根本不能行走,一起身就摔倒在地上,脸上都被磕出一个血印,几滴鲜血从脸上滑落,滴到地上。

  而她却惘然不顾,手脚并用,在地上用力的爬,想爬出这个房间。

  这一幕吓坏了周青雨和周小阳,两个小孩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小脸苍白,想立马把王氏扶起来,可是两个小孩子那有什么力气,根本都扶不起丝毫。

  两个小孩急得大哭,眼泪从水灵灵的眼睛里流出来,周青雨尖声哭喊道:“娘!您是怎么了?您怎么了,不要吓我们啊!!!”

  她一边哭喊着一边还不断摇晃王氏,可是王氏却不闻不问,自顾自用力爬上房屋门槛。

  “你们别拦我,我要去找你们大哥,我感觉……感觉你大哥出事了,你们别拦着我!!”王氏嘶声喝道,用力拨开两个孩子,便爬出了房门。

  “轰隆隆!!!”天上雷声不断,倾盆大雨还在下着,王氏爬到院子中,无数豆粒大的雨滴拍打在王氏身上,让她全身瞬间湿漉漉一片。

  她在雨中奋力爬行,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粘在她脸上,让她显得十分狼狈,周青雨和周小阳也被大雨无情拍打,一出房门瞬间湿成两个小水人儿。

  两人在一旁想扶起王氏,可是力气太小,根本毫无用处。

  终于,爬了半天,王氏终于爬到柴房门前,她抬起头努力张望,可是额头前打湿的发丝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用满是血迹的手撩开了被雨水打湿的发丝,手是爬得太用力被石砖割破的,血手只是撩开发丝的一瞬间,王氏眼睛就瞪大了几分。

  她看到了什么?柴房的门大开着,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得变形了……www.d9cn.org

  王氏内心惶恐到了极致,玉阳可是在里边煎药的!这门怎么会被撞到变形了?谁带走了我的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急忙爬到柴房门槛那,定晴一看,里面除了一个正在熬药的药罐,柴房里空空如也。

  “我的儿!!!”王氏哽咽一声,便直接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