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二十六页书 > 第三十八章 祭天大典·祭祀
  祭天大典当天,一个小道士急匆匆来到白翏门前:“那个,白先生?白施主?白师兄?掌门请您去参加祭天大典···”道士站立片刻,却不见房间内有任何动静。“那个,白施主,我进来了。”道士小心翼翼推开房门,探头进去,只见白翏仍在呼呼大睡,“那个,白施主,快醒醒,祭天大典要迟到了。白施主?”任凭小道士如何摇晃,白翏挠着肚子继续酣睡:“唔呣~再睡五分钟。”

  就在小道士准备采用非常手段时,“你这样是没用的哦。”一一扛着昏昏欲睡的一二,从道士身旁经过,“你等一下,我马上叫他们起来。”只见一一将一二扔到床上,一二蠕动着去凭本能与白翏争起被子。一一将一条毛巾打湿递给道士,示意他像自己一样用毛巾掩住口鼻,随后一一从白翏的须弥戒中拿出一个小罐子。只见一一打开罐子,一股不可名状的气味充斥在整个房间,纵使小道士很努力地屏气凝神,也还是有那么几秒钟失去了意识。一二与白翏猛然清醒,在求生的本能下冲出房间。“这···这是···”“掌柜特制龙井茶,三年陈酿。”确认二人已经醒来,一一闭合罐子,督促两人洗漱。

  在一一的帮助下,两人总算完成起床这一艰巨使命,小道士忙拉着两人向外走去。“祭天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还请白施主再走快点。”“那个谁···”“在下昆仑山大长老门下三弟子易德。”“哦哦,那这么算你叫我师兄就行了,别施主施主叫的,我又不是啥善男信女。”白翏一瞬间怀疑这人莫非勇猛无敌。“好的,白师兄。”易德脚下生风,带着白翏沿着一条小道从林中穿过。当四人从林中走出时,已经在一个宏伟的道观内部。

  “这里是?”“此处乃昆仑山外殿,平时用于供俗世参观,而祭天大典祭祀活动就会放在外殿进行。”白翏看着观内拥挤的人群与长枪短炮,以及不知如何进来的各种小贩,敢情这祭祀部分就是拉动经济,对外宣传的工具啊。

  一声钟声响起,之前还处于沸腾状态的人群瞬间安静。易德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拉着白翏从一个楼梯进入,向守门的道士出示令牌后上到二楼。只见二楼阳台早已站满一群身着道袍的年轻人,白翏粗略一瞟,都是些十二三岁的年轻人,应该是昆仑山的年轻弟子们。易德带着白翏进来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几人身上。一个长得斯文败类到白翏忍不住想给他戴上金丝眼睛的年轻人从人群中走出:“瞧瞧瞧瞧,这不是我们易德师兄嘛,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啊,不会是连自家山门的位置都搞错了吧。”人群中几个明显跟班样的人也发出讥笑,易德尴尬地笑着,准备直接拉白翏去阳台。

  那斯文败类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易德时,房间的侧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入,背后房间里的人明显成年,气势都比这边的要足。“让你去叫个人怎么去了这么久,还快入席。”女子嗔怪易德,眼神却狠狠瞪着那斯文败类,“你就是白翏师兄吧,请到这边来。”“对不起,二师姐,路上有事耽搁了。”在二师姐面前,易德连忙收起假笑,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等会等会,这房间是按年龄分的?”“回白师兄话,这边房间都是未成年的师弟师妹们,以东的房间则大致是按各自擅长的法门所分。”“那我能把一一一二带上不?”白翏不顾女子厌恶的眼神,紧紧抓着一一一二的手。“额,您是受邀的客人,自然可以破例。”女子尽己所能露出自然的笑容,作势请白翏进屋。

  “等会,我把他也带上,正好我啥都不懂,请他来给我好好讲讲。”白翏一把揽过易德,“没关系吧。”虽然白翏嘴上征询着女子的意见,但已经拉着易德就这么直接往里冲了。“这,白师兄!”女子一愣神,就这么让白翏过去了。

  此时第二声钟声响起,白翏隐隐看见一个大队伍停在了山门外。“白师兄,这不合规矩啊。”“是、是啊,白师兄我还是赶紧回去吧。”易德转身欲跑,却被一一一把逮住。“行了,都快开始了,既来之,则安之。”白翏听取二人意见,丝毫不打算悔改。

  “哼,你这客人好生不讲规矩,当我昆仑山是你家后花园吗?”一个身材高大,面相粗犷的男子冷哼一声,指责起白翏,声音不大,但整个房间恰好能听见。“剑山,这是掌门的客人,你别找事。”二师姐显然极其护短,立刻与剑山吵了起来。“明德你个男人婆,怎么还帮外人说话!”

  “那个是二长老的大弟子剑山,是彻索的哥哥,彻索就是隔壁房那个斯文败类。他俩平时就看我们不爽,经常找茬。”易德小声告诉白翏那男子的信息。但白翏丝毫不关心身后争吵的两人:“这祭祀要多久?”“额,大约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你们就这么站着?”一二听见后已经打算就地躺倒了,而白翏震惊的加大了音量。全房间人的目光都看向他,连剑山与明德都一时忘了争吵。www.d9cn.org

  白翏二话不说从须弥戒中掏出露营用的凳子,递给一一一二与易德,又转手招了下明德:“愣着干嘛,大典快开始了,坐着看啊。”易德被一一按在凳子上,怎么也挣脱不开,只得战战兢兢地发表意见:“白师兄,这是不是太不尊重了。”“怕啥,平时不好好积德行善,这时候在老天爷前装装样子搞形式有什么用。”在其他人刺人的目光中,白翏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翘着二郎腿等着大典开始。明德虽然护短,但也明白这属于大不敬行为了,只是站在旁边,并未入座。

  随着第三声钟响,早早候在祭坛旁的三长老与七长老分别奏响编钟与古琴,旁边的人也跟着指挥开始演奏。随着宏大的音乐声响起,门口的队伍缓缓前进,在中间的是身着华丽道袍的周解正,身后跟着同样盛装打扮的各长老。在路过白翏这位置时,周解正似乎丝毫不意外白翏的行为,继续如常前进,而除了大长老以外的各长老吹胡子瞪眼,只是在仪式过程中不好发作。

  易德浑身不自在,但在仪式开始后反而兴奋起来,积极地向白翏讲解各个仪式步骤与细节。当然白翏是随声附和,全都左耳进右耳出。

  终于到了祭祀仪式尾声,音乐停息,周解正庄严地打开卷轴,朗诵祭文,随后将祭文点燃扔入祭坛中心的大鼎中,宣告祭祀仪式正式结束。祭祀过程中房间内的人都沉默地观赏整个仪式,在仪式结束后,各长老出现在房间内,给每人发了一张符纸,上面写着一串编号。“这就是你的号码,接下来的对战将会凭借这符纸抽签决定你的对手。”易德死心般无视二长老杀人般的眼神,给白翏讲解道。

  白翏漫不经心地将符纸放入口袋:“走,咱们找我师叔去。”说着就拉着易德去找周解正。“诶!?”易德就这么与二师姐伸出的手错开,被白翏拽入人群。

  经过七扭八拐,白翏终于挤出人群,在外殿的山门口找到了正在接受采访的周解山。

  “我们昆仑山一直秉持科学信教,杜绝迷信的宗旨,在国家政府领导下积极开展各项宗教活动。此次祭天大典既是为了文化的传承,将我国传统的天人合一思想哲学发扬光大,也是为全国百姓祈福,祝愿接下来的生活能够平平安安,幸福美满。同时祭天大典也是一次门人自我审查的好机会,借着祭天大典,我们将反思自己的言行举止,戒骄戒躁,以求在未来能够更好地完善修行。我们也希望这次祭天大典能够向全国人民展露我国宗教精神面貌,之后的宣传讲座也会让全国人民尤其是老者能够辨清专业人士与骗子的区别,相信科学,从而减少诈骗率。”

  在镜头前一身正气的周解正强调着“相信科学跟党走”的口号,一边传音给白翏:“我现在忙,有事回头说。”“没啥事,本来想找师叔你嘲笑一下,没想到你这脸皮比城墙还厚。”“兔崽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